想看电影想看电影

逃出网吧【恐怖故事】

陈文彬刚满十六周岁,是个脾气暴躁的小伙子。这天凌晨一点多的时候,在网吧里疯玩了一夜的陈文彬忽然对着电脑大骂起来,又是砸桌子,又是砸板凳,就连鼠标、键盘也差一点被他砸坏。响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网吧老板。他从床上爬起来,招呼几个人,把正在发疯的陈文彬摁住,关进一间小黑屋内。他要陈文彬赔偿他的损失。

陈文彬冷静下来后,心内着实害怕。如果网吧老板真要他赔偿损失,他上哪儿去弄那么大的一笔钱?他不敢和他的父母要钱。他们如果知道是这事,还不揍死他?

可是小屋的门被人从外面锁死了。陈文彬使劲摇摇,又狠踹一脚,小屋的门纹丝不动。幸好窗户上用作防盗的铁丝由于年代久远已经锈掉了。陈文彬心中一喜。“此时不跑,难道还等着老板给我要钱吗?那我可真是一个傻子。”他心想。

等他艰难地从窗口爬出来,猛地打了一个冷颤。原来外面正下着小雨。陈文彬也顾不了这么多,慌忙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远处逃。他害怕老板撵上来。所以也不辨辨方向,像个没头的苍蝇似的,只是乱蹿。

陈文彬觉得跑出很远了,老板怎么也追不上来,这才想停下来喘口气。他往四周瞧了瞧,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他从小就在这一带玩,可眼前的路,和路边的房子,他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。

“管他呢,先避避雨再说。”陈文彬于是走到紧挨着大路的院门前,他刚想伸手敲门,院门“啪嗒”一声开了。陈文彬有点奇怪,这开院门的声音怎么和自己平时听到的开门声不同,却像点击鼠标声。他顾不了那么多,抬脚就进了院子。院内没有点灯,但不像外面那么漆黑,不停地有飘忽不定的光闪过。陈文彬沿着院内的甬路往前走。甬路两侧的房子大都是四四方方,一间紧挨一间。就着微弱的光,他看到门上写着“SHIFT”“ENTER”字样的房间特殊,有三个方框房间那么大,亮着灯。但大的房间他不敢进。他拐进了门上写着“Z”字母的房子。

房内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漂亮女人正和一个丑陋男子在喝酒。

“不嘛——不嘛——再陪我喝一杯嘛,喝完这杯再摸嘛——”那女人撒娇似的滚在男人怀里,浪声浪气地说。

这声音怎么耳熟呀,陈文彬忙睁开眼睛细看,女人正是自己的网上老婆。原来她抛弃自己,是到这儿和这个丑男人鬼混。

一股怒火烧得陈文彬失去了理智,他顺手操起门后放着的一根木棍------

那女人的网名叫黑色玫瑰。在网上和陈文彬结婚已经一年多了。他们虽然没有见过面,但在网上他们就像真的一样过起夫妻生活。每天晚上,他们按照约定同时坐在电脑前,你情我爱啊,聊个没完。因为是夫妻,尽说些肉麻的话。他们有时嫌文字聊太慢,干脆就用语音聊。聊得兴起时,他们各自脱掉身上的衣服,露出最隐私的地方,通过视频传给对方看。他们有时还装出做爱的样子------可就在几个小时前,黑色玫瑰竟然说找到了新欢,要和陈文彬离婚。任凭陈文彬怎样央求,黑色玫瑰就是不再理他。

正沉浸在爱河里的陈文彬,忽然遭到了这一冷棍,他如何能够接受?为了泄愤,他砸了网吧里的椅子、桌子。

可没想到这个冷酷的女人在这里和别人鬼混。要不是她,陈文彬也不会被网吧老板关起来,也不至于深夜出逃迷了路。新愁加旧恨,陈文彬手中的棍子向着黑色玫瑰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来。

眼看着黑色玫瑰就要脑浆迸裂,倒地而亡,只听得“啪嗒”一声,坐在黑色玫瑰身旁的丑陋男人一扬胳膊,磕飞了陈文彬手中的棍子。他轻轻一弹,陈文彬像一片树叶似的飞进了“I”字房。

谁想“I”字房内都是水。陈文彬是个旱鸭子,一点水性也不懂。到了“I”字房里,他两手乱抓,喝了不少水。不一会儿,陈文彬觉得自己淹死了。因为他浮到了水面,而四肢一动也不能动。眼睁着。他想合上眼。可他试了许多次,他的眼总是合不上。陈文彬心里后悔呀,自己才十六岁,就这样被淹死了,多可惜啊。十六岁,正是读书的好时候。可自己不好好读书,却迷恋上网,还和别人网上结婚,做起了夫妻-----如果没有这些荒唐事,自己何至于如此?想到这儿,他的眼泪“哗——哗——”地流了下来。

你也别说,陈文彬手脚不能动,眼不能合上,眼泪却可以直流而下。像是有两个小水泵从他眼中往外抽水一样。由于他的眼泪流的多,“I”字房内的水一点一点地往上涨。眼看着就要涨破房顶了,陈文彬又听到“啪嗒”一声,他的身体随着水流流出了“I”字房。

陈文彬不知道怎么进的“Q”字房间。他躺在地上,感到冷得厉害。他伸了一下腿,想活动活动。虽然腿还有些麻木,也能够蜷起、伸开。陈文彬心中非常高兴,忙又伸开手,扬了几下胳膊,都能伸缩自由。这一切都证明他没有死。他蹦了起来,高兴地挥起拳头往墙上擂几下。奇迹出现了,当他擂到第四下时,一块金子掉了下来。他又试着敲了四下,真的又掉下来一块金子。

陈文彬笑逐颜开,喜得脸都变成了紫色。他发财了,发了大财。他又是蹦又是跳,金子像雨点似的纷纷落下。

当他的口袋里装满了金子时,他停止了蹦跳。他觉得人不可以太贪婪。太贪婪,到手的财富也会像天上的白云似的在你不觉间飞走。他小时候看过的阿拉伯故事就是这样说的。何况他的口袋里装的金子够他买别墅、建工厂等等,他一辈子也花不完。

想到做到,陈文彬用口袋里的一部分金子购买了一家化工厂,他当了老板。奇怪的是他没有用口袋里的钱买一家网吧,他以前是那样地爱玩。可能是“Z”房间和“I”房间的经历,使他明白了不能把自己的人生放在虚拟的世界里,那样就害了自己。他要做实业。果然,化工厂在陈文彬的精心管理下蒸蒸日上,效益年年翻番。他成了市里著名的企业家。

也曾有时,陈文彬怀疑自己是在做梦。还是在上学的时候,他读过《聊斋志异》,里面有一个故事叫“黄粱梦”。说是一个秀才梦见自己考上了状元,当了大官,享尽了荣华富贵。可他醒后一切都没有了。于是,他用手使劲掐掐自己的大腿。他感到了疼,这才放心。

正当陈文彬春风得意:成群美女围在他身旁,各种荣誉像雪片似的向他飞来时。有两个警察用铐子铐上了他。说是他拾了巨款,没有失主认领,应当交给国家。他却私自占为己有,是违法行为。不由分说,就把陈文彬关在监狱里。

陈文彬在铁墙内大喊“冤枉”,可没有一个人理他。直到他喊累了,倚着墙,瘫坐在潮湿的地上想闭目休息一会,一道闪光划过他的眼眶,刺疼了他的眼球,他的眼又睁开了。陈文彬看到他对面的墙上刻着几行字。字体龙飞凤舞,优美大方,发着绿光。刻的是:梦非梦,真非真,几种经历帮你醒。人生如游戏,可不能把游戏当人生。发愤图强梦成真,莫让虚拟世界缠住身。

陈文彬看过之后,心内痛苦不已,似有千万根箭扎在心上。他双手抱头,身体蜷缩在墙角,不停地抖动。

又听得“啪嗒”一声,陈文彬像一个棉球一样被扔了出来,落在一片旷野中。

原来陈文彬使用的那台电脑靠近网吧的大门,许多网民来上网的时候,首选的就是这一台。网吧里其他的电脑有时一连几天都没有人碰一下,可靠近门口的这一台,从安装好以后,就没有一分钟闲过。人们常说,十指连心。而心正是人的精华所在。电脑的键盘和鼠标通过手指获得了众多网迷的精华。再加上它靠近门口,日光和月光经常照在键盘和鼠标上,它们得以吸日月之精华。键盘和鼠标因之渐渐有了灵气。但他们的修行还不够,不能幻成人形,不能像民间传说那样,变成美丽的姑娘或者老太婆,设置情境巧妙地对陈文彬实施教育,只能用尽自己的道术把陈文彬变小,让他进入到键盘中,增长他的阅历,促使他自醒。它们想:“反正是尽了最大的努力,我们也就心慰了,至于说陈文彬能不能被教育好,那就要看他的造化啦。”

相关文章

回到首页 发表评论 回到顶部